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地址:湖北省天门市经济开发区天仙大道11号
电话:0728-5250888

您所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 >
咸阳阻击战之龙泉坊遭遇战
作者:betway

  1949年5月中旬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发起陕中战役。先后解放了咸阳、西安及周边地区。

  正当两地人民群众载歌载舞欢天喜地庆祝解放,满怀激情开始新生活之际,1949年6月5日,马步芳部派遣以马继援为总指挥的青海兵团和马鸿逵的宁夏兵团共10万余人,沿西兰公路向咸阳推进,以谋反扑西安。

  马匪狂妄地叫嚣拿下咸阳,渡过渭河,收复西安,杀出潼关,横扫中原,骄横至极,不可一世。

  西安咸阳,唇齿相依。两地相隔不足30公里。咸阳是西安西部的重要屏障,倘若咸阳有失,敌人渡过渭河,一小时之内就会兵临西安城下。

  然而,一野主力此时已布署在西府,正在着手准备发动“扶眉战役”,咸阳只留有少数治安部队,基本上是一座空城。

  咸阳危在旦夕!西安告急!彭总急调刚并入第一野战军的华野十八、十九兵团昼夜兼程从太原驰援。

  6月11日上午,经过三天三夜挺进,十八兵团六十一军先头部队一八一师抵达西安,在西郊机场集结,师长王诚汉将军向全体指战员传达了彭总“守住咸阳,保卫西安”的指示。

  6月12日拂晓,师侦察科参谋王青山奉命率领师侦察连第四班12名战士,骑马沿西(安)兰(州)公路两侧向西北实施搜索侦察。

  几颗残星挂在天边,东方露出了鱼肚白。咸阳城外,部队正在布防。大战在即,似乎空气中已经有了火药味,战马拖着沉重的山炮,一队队战士扛着弹药箱、抬着重机枪向指定阵地行进,时不时有通迅兵骑着快马飞驰而过……。

  为了躲避马匪,周边村落的老百姓纷纷逃离了家园,绿树掩映的村庄大多成了空壳。

  面对一片凄凉的景象,侦察兵们心头沉甸甸的,保卫人民群众生命财产不受侵犯是人民军队的天职。只有完全彻底地消灭反动派残余势力,解放全中国,人民群众才能安居乐业!

  日近正午,侦察分队行进至咸阳西北约15公里的龙泉坊,在村口的破庙里休息吃饭。

  虽然这里离咸阳较远,空气中没有那股紧张的火药味,但是,貌似宁静的村庄却到处弥漫着压抑和不安。

  几天来,村里村外议论最多的就是马回回要来了,传言马回回长着一头红毛,个个凶神恶煞,见人就杀。搞得人心惶惶。

  村口来了一支解放军小队伍,村民们仿佛看到了救星,三三两两聚到庙门口探听消息。这是一支充满活力的队伍,全是二十岁左右精杠杠的大小伙子,一个个气宇轩昂容光焕发。胆大一点的村民还跟他们攀谈了起来,很快就相互熟悉了,知道那个神彩奕奕挎公文包的王参谋是这支队伍的头儿。

  这支侦察分队装备很特别,除了冲锋枪、手榴弹外,每人腰间还挎着一柄不久前太原战役时缴获的东洋刀,有的村民央求着侦察兵,想要看看东洋刀是啥样子。

  饭还没吃完,拴在庙门口树上的战马发出了不安的嘶鸣。“有情况!”侦察兵们迅速冲出庙门。

  王青山危不惊惧,面如平湖,婉言谢绝了村民好意的同时叮嘱村民赶快回家躲避,以免造成无辜伤害。

  根据之前得到的情报及敌人这几天的行进速度推算,指挥部估计敌先头部队最快天黑后才能抵达咸阳外围阵地。上级赋予侦察分队的任务是:发现敌人后,马上回来报告,就算完成了任务。

  看来要么是情报有出入,要么是敌人加强了行军速度。十五公里,敌骑兵最多一个小时就能抵达咸阳。

  王青山虽然只有二十多岁,却是个经验丰富、出类拔萃的老侦察兵,应变能力超强。此刻,他心里清楚,部队连日长途行军,战士们已疲劳至极,侦察分队出发时部队布防尚未结束,工事土工作业刚刚开始。如果部队在准备不够充分完善的情况下仓促应战,必然会有较大损失。一个大胆的决定在他脑海里迅速形成:破釜沉舟,主动出击,阻击敌人,迫敌尽早展开,迟滞其前进速度,为部队主力布防争取时间。

  部队里的侦察兵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革命意志坚强,军事素质过硬,战场上的能力自然非同凡响。一听说要打仗,个个精神抖擞,劲头十足。

  王青山向大家讲明情况后,神情凝重地说:“同志们,我们要打的将是一场恶仗。”

  “同志们,我们即将面对的是马匪的骑兵,如果仅凭莽夫之勇硬拚,无异于用鸡蛋碰石头,不但阻滞不了敌人,反而会被敌人当做活靶子追击消灭,此战必须出其不意,打他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“出发!” 一声令下,王青山一马当先,十二匹战马犹如离弦之箭,冲出村外。

  龙泉坊村西约一公里处靠西兰路有一片坟地,此刻,在侦察兵眼里这片坟地就是绝佳的阻击阵地。

  当敌人离他们只有五六十米时,王青山扣动了板机,十二支冲锋枪爆豆般响起,子弹带着火辣辣的啸声飞向敌人……。

  青马历来看不起宁马,二马进犯,打头阵的是宁马的部队,宁马行动比较谨慎,为保存自身实力,未敢冒进。而青马一路南下,没有受到大的损失,马继援年少气盛,志满意得,根据情报断定,咸阳城兵力空虚,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。为了抢得夺取西安的头功,擅自改变既定的行军路线,命令部队移到西兰公路上,越过宁夏兵团在礼泉的防线,一路长驱直入扑向咸阳。

  这伙疯狂的敌人一路狂奔如入无人之境,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伏击,不等回过神来,人马已倒下一大片。猛然间遭此重创,一时惊慌失措,乱成一窝蜂。嚷嚷着“有八路”、“中埋伏了”,调转马头顺着麦茬地朝回跑,后边的一时收不住马头,还没明白咋回事就人仰马翻,相互践踏,胡冲乱撞,就像着了火的粮仓里的耗子一样。中弹的马带人一起倒下,惨叫着在地上翻滚,栽下马没死的敌兵哭爹喊娘地哀嚎,有的在地上爬,有的跳起来弓着腰抱着头缩着脖子朝回蹿,不是被马踏死,就是被子弹打死。

  兵退如山倒,敌营长对空鸣枪示警也阻止不了丟魂落魄,失去理智一样漫地乱跑,潮水般溃退的人马,直到连开数枪打死了一匹没了主人的惊马,才稳住了阵角。

  敌人整饬兵马,准备实施攻击。为了进一步搞清解放军虚实,狡猾的敌人先派出一小股骑兵试探着向前方发起了冲击,很快就被打得七零八落,狼狈不堪。

  几百米的距离,侦察兵们看得清清楚楚,敌骑兵都下了马,有的赤着一只臂膀,有的把上身脱光,跪在地上,低头、举刀、念咒,就像巫师施法术那样,然后又翻身上马,挥舞着马刀,拚命地叫着:“天门开,天门开,多杀汉人,南天门开了好上天!”像一群疯了的野兽,气势汹汹地以钳型攻势展开,向勇士们发起了攻击。

  “敌人要包我们饺子了。”王青山命令战士们全部退回坟地,背靠背构成一个环形火力网,向敌人猛烈开火。

  在咸阳城墙上的师指挥所,王诚汉师长接到侦察员尚洪申关于敌情的报告后,这位身经百战的将军不由得暗自吃了一惊。原来,天亮以后他带领师团干部检查布防情况,才发现昨天勘察时,由于天色已晚,地形看得不够仔细,李家堡一线没有布置防务。为了填补这个空隙,只好把原定的预备队派了上去。工事才开始构筑,他自己也是刚刚布置完毕,喘了口气。如果敌骑兵此时直迫咸阳城下,布防尚未就绪而应战,后果将会不堪设想。站在城墙上,将军神情肃穆地举起了望远镜,西北方向,蓝天下的黄土高原宁静如水。而支撑这片蓝天的,是我们战士用钢铁意志筑就的血肉之躯!放下望远镜,将军慢慢地举手行了个庄重的军礼。

  凶残的敌人蜂拥而来,马匪骑兵战术老套呆板,宁愿被动挨枪也不愿下马灵活作战,从而限制了他们在战场上的发挥。侦察兵们愈战愈勇,一批又一批敌人像断了杆的麦穗一样从马上往地下栽。

  侦察分队像是卡在敌人喉咙里的鱼刺,让敌人欲罢不能。敌营长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的兵马在这一小股共军面前怎么就变得泥捏一般?人马损失惨重却就是奈何不了他们,难道这些共军是铁打的?长着三头六臂不成?

  敌营长像输红了眼的赌徒,敞开衣扣,露出黑乎乎猪鬃般的胸毛,秃头上青筋凸暴,用马刀挑着军帽胡乱挥舞,气极败坏哇哇乱叫。急火攻心,一张麻脸涨成了猪肝子。

  子弹打光了,手榴弹甩完了,敌骑冲进坟地,勇士们抽出战刀一跃而起同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。霎时间刀光闪闪,好似一道道电弧在闪烁,钢刀和钢刀相碰,发出刺耳的叮叮声,马匪军的刀又短又钝又重,东洋刀又长又利又轻,一对一砍杀,敌人丝毫占不了上风。

  王青山被敌人团团围住,依然面无惧色,挥刀拼杀。砍倒五六个敌人后,自己也被敌人砍倒,成了个血人,昏死过去。醒过来时鲜血灌满了眼睛,耳听得有马蹄声奔过来,抹开双眼,对着奔跑过来的敌骑马腿拦腰一刀,马失前蹄,栽倒在地。由于用力过猛,战刀脱手,手无寸铁的王青山呼地站起身来,抱着摔下马的敌人滚打在了一起。

  一个战士被敌人削掉了半块头皮,鲜血顺着腮帮子往下淌,摇晃了几下,咆哮着冲向敌人。战刀砍在敌人马屁股上,一大块血淋淋的马肉顺着刀刃滑落,疼得敌马尥了个大蹶子,倒在地上哀鸣翻滚,甩落马下的敌人还没翻身脑袋就被劈成两半。

  有的战士砍落马背上的敌人,夺下战马,跃上马背。和敌人混战在一起,左杀右砍,血肉横飞。

  火红的太阳,飞扬的尘土,殷红的鲜血,流淌的汗水,交汇成一曲悲壮的英雄赞歌。

 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了,勇士们以惊人的毅力,不屈不挠,奋力抗击。无奈众寡悬殊,战至最后,殚精力竭,一个一个倒了下去……。

  下午3时左右,村外的喊杀声才平息了下来。躲在家里和地窨子里的村民纷纷探头走出家门。

  大家自发组织去寻找,最终在村西头的麦秸秆堆里和坟地里,找到了8位战士的遗体,和4位身负重伤的战士。

  村民们把烈士遗体整齐排放在麦场上,擦干净烈士脸上的血污。看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永远地闭上了双眼,村民们悲从心起,哭声连片。

  傍晚时分,部队托人送来8口棺材,准备将8位烈士的遗体运回去。没想到,刚把王青山的遗体装进棺材,村东口尘土飞扬,又有队伍经过。村民们怕出意外,迅速把其他7位烈士遗体全部装棺。

  咸阳城方向传来隆隆的炮声,阻击战正式打响了。此刻的咸阳城外已成了血与火拚杀的战场,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村民们决定就地掩埋烈士。

  夜色沉沉,村外的一块官(公用)地上,村民们含泪挖着墓穴,远处不时传来夜莺凄沥的叫声,仿佛是在给勇士们唱挽歌。

  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,分分秒秒决定战争胜负。时间就是千军万马,就是胜利。侦察员们用生命和鲜血为全师赢得了极其宝贵的三个多小时。

  经过一天两夜的激战,英勇的人民解放军击退了马匪进攻,取得了咸阳阻击战的胜利,粉碎了二马“反扑西安”的计划。

  咸阳阻击战敲响了马家军的丧钟,而龙泉坊遭遇战为咸阳阻击战的胜利立下了不朽功勋。

  六十一军给一八一师侦察连四班记集体功,追认侦察参谋王青山烈士为战斗英雄。

  如今在西咸新区双照办龙泉坊“咸阳阻击战烈士陵园”的墓碑上镌刻着8位烈士的名字以及侦察分队阻敌3个多小时,牺牲8人,重伤4人,毙敌200余名的功绩。

  透过这些用鲜血凝成的数字,当年那兵戈铁马的壮烈场景隐约浮现,勇士们奋勇杀敌的声音穿越时空呼啸而来。

  烈士们带着不屈的信念和不死的英魂与大地长眠。他们没有听到新中国成立的礼炮声,他们用鲜血给国旗增色,用生命为祖国和人民的解放铺路。

  让我们牢记这些烈士的名字:王青山、陈秀智、张延年、李树祥、郭发才、赵金生、吴发明、李振德。

  铭记历史,是为了更好地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;缅怀英烈,是为了把脚下这片洒有英烈们鲜血的黄土地建设得更加美丽富饶!

  作者简介:铁馬,原名岳铁牛。陕西省西咸新区秦汉新城周陵人,某刊签约作家。

betway  


【返回】

tianmen

官方移动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
联系我们/ contact us

公司办公室
电话:0728-5250888  传真:0728-8250777
销售公司
电话:0728-5250688  传真:0728-5250555
配件部
电话:0728-5250808  传真:0728-5250808
售后服务部
电话:0728-5250868  传真:0728-5250555

betway 版权所有(C)2016苏ICP备14056930号-1  网站地图 
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